北上!北上! ——不能忘却的纪念

北上!北上! ——不能忘却的纪念
新华社南昌8月1日电 题:北上!北上! ——中国工农赤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不能忘却的留念 新华社记者赖星、姚子云 当他们的战友还未踏上二万五千里漫漫征途,他们的生命就已进入倒计时。 1934年7月至1935年1月,这支年青的戎行通过六个多月的困难转战,万余将士大部分献身。他们以“血染东南半壁红”的英豪豪举,策应中心赤军主力长征,宣扬我党的抗日建议;他们咆哮、冲击、搏击,献身在苍茫山水间。 当咱们回想硝烟散处,总会想起那些已被镌刻在韶光里的人物:方志敏、寻淮洲、刘畴西、胡天桃等。 他们有一个一起的姓名——中国工农赤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北上征途 将星陨落 他的终身尽管时间短,却灿烂夺目,恰似划过天边的耀眼流星。 寻淮洲,北上抗日先遣队撼人心魄的勇士之一。作为赤军前史上最年青的军团长,他献身时年仅22岁。 1933年10月,红七军团树立,寻淮洲任军团长,那一年,他才21岁。1934年7月,红七军团从红都瑞金动身,高举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旗号,突破重重围堵,于同年11月初,抵达闽浙赣苏区,与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合编为红十军团,方志敏任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寻淮洲改任第十九师师长。 “红七军团的出征是长征的序曲,他们也是最早举起抗日旗号的中国工农赤军。”上饶师范学院方志敏研讨中心主任刘国云教授介绍。 1934年12月13日,红十军团在黄山东麓谭家桥埋伏敌人。14日清晨,赤军进入阵地。9时,眼看敌人先头部队进入埋伏圈。 “但没想到的是,跟着战场状况的改变,一场埋伏战变成遭遇战,赤军伤亡惨重。”方志敏干部学院讲师诸葛方林说。 为改变战局,寻淮洲在冲击中以身作则,负重伤后献身。他献身时尽管衣冠楚楚,现在却已化作不朽的雕像,镌刻在前史的丰碑上。 孤军深入 虽死不辞 1934年10月,中心赤军主力脱离中心苏区。如果说,赤军主力面对的是一次出路未卜的远征。那么,孤军北上,保护主力搬运任务的红十军团,则是风险重重。 前路阴险,方志敏又何曾不知,但他决然担当起这一重担:“党要我做什么事,虽死不辞。” 1934年11月24日,在闽浙赣苏区首府葛源镇的赤军广场,万余大众前来送别。方志敏来到司令台前,向父老乡亲们作最终的离别,他将带领红十军团持续履行北上抗日先遣队的任务。 掩映在一片枫林中的赤军广场,曾是闽浙赣苏区军民大众聚会之地,每当节日和赤军凯旋时,都会在此举行庆祝大会。 “这是一个广阔无边的红场,这儿有战争日子的瑰宝,这儿充满了壮烈的叫喊,这儿放射出血样的光辉……”透过闽浙赣省《工农报》总编辑徐跃为赤军广场编撰的诗句,漫卷的红旗、呼吁的兵士仿若在眼前。 这群年青的兵士将随方志敏,为策应中心赤军主力的战略搬运树立不朽勋绩。 叶剑英曾专门作诗表扬方志敏的功劳:“血染东南半壁红,忍将奇绩作奇功。文山去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叶枫。” 英豪传奇 崇奉不朽 这是凄寒入骨的1935年1月,怀玉山上大雪纷飞。 在敌人的围困下,极度饥饿和疲惫的方志敏已无法再跑动,他用烂树叶子,铺在地上,睡在柴窝里。 一个月前的谭家桥战争,赤军丢失严峻。尔后,红十军团在撤返赣东北途中被国民党重兵合围。方志敏和军团参谋长粟裕带领的先头部队本已脱险,但为接应军团主力,方志敏又复入重围。 “我因大队伍尚在后边,在职责上我不能先走。”1935年1月18日,方志敏指挥红十军团2000多名指战员再次包围未成。 1月25日,红十军团最终一支部队与国民党军激战,阵亡1000余人。两天后,第十九师师长王如痴被捕。次日,军团长刘畴西被捕。 方志敏在遗稿中回想:“这次遭到了失利,就失望不干了吗?不!仍是要干……愈苦愈要干,愈苦我越高兴。” 1935年1月29日,方志敏因饱尝饥寒和身心折磨晕倒在怀玉山区的一棵树下而不幸被捕。但是,中国工农赤军的旗号一直高高飘扬。 在粟裕和红十军团政治部主任刘英的带领下,红十军团八百余人突出重围,后发展为赤军前进师。全面抗战迸发后,前进师编入新四军,为民族解放奔赴抗战前哨,续写红十军团的英豪传奇。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